2008/02/11

不確定的世界-魯賓的經濟主張

魯賓說:「人生唯一確定的事,就是沒有什麼事是確定的。」魯賓在美國最近的一次股市牛市與史上最長經濟成長擴張時期中擔任美國國家經濟會議主席與財政部長,親身面對處理多次全球性的經濟危機,並讓美國得以延長其經濟擴張時期而沒有衰退,他對那段時期(1992~1998)美國經濟的貢獻很大應該是十分確定的事。


從他的這本書,我們也可以側面看到美國政府的運作,行政與立法權之間的衝突,參議員眾議員的政治操作手法,以及行政權在面對「不確定的世界」的挑戰時,如何委曲求全,設法尋找可行的解決方案的努力。魯賓強調行政者需要勇於溝通的重要性,這和之前韓國首爾市長李明博的做法類似。不過作為一個政府的財政發言人,魯賓認為信用更為重要,要嘛不做,一旦要干預(匯率)就必須使出壓倒性的力量,展示遠超過所需的子彈,務必確保國家財政的信用,絕不能讓人感覺前後不一,所以有些時候類似葛林斯潘的模糊語言,例如魯賓在當時常說的「強勢美元符合我國利益」,是一種必須具備的技巧,每次的發言稿都是仔細推敲文字後的結果,若是改成「我國利益在於維持強勢美元」,就可能對市場產生影響。

從1995年墨西哥披索的危機,我們可以發現危機的成因是墨西哥採用與美國固定匯率,且由於使用大量的短期債券,而且這些短期債券都是與美元連結,為了捍衛匯率外匯存底消耗殆盡,只好放棄固定匯率,因此墨西哥失去民間投資人青睞,無法繼續募得短期債券資金,陷入倒債風暴。打個比方來說,這就像一個普通上班族,相要過著和億萬富翁相同消費水平(固定匯率),於是不斷舉債來購買資產或消費,最後無力支付而需要破產類似。而解決的方式除了提供資金融通,最重要的在於恢復民間投資人信心,包括提高利率,以及平衡政府預算等財政上的改革,或經濟體弊病的改革,光是提供新貸款或債務減免並不足夠。

1997年的泰銖危機也是類似,泰國經常帳赤字大,又政府借貸大量短期貸款給銀行,銀行則大量投資於泡沫的不動產與其他長期計畫,和美國的固定匯率,導致與墨西哥相同的浪費外匯存底捍衛匯率情形,最後一樣消耗殆盡,只好放棄固定匯率,導致投資人信心崩盤資金外流。這種問題其實也是先進國家的過度投資與沒有紀律造成,國際貨幣基金的協助,造成例如泰國、印尼逐漸開始有道德風險出現,受援助政府沒有完全照國際貨幣基金的要求去改革,最後到1998年的俄國盧布問題時,俄國議會更是否決了國際貨幣基金的要求方案,讓美國決定放手不援助俄國,讓俄國公債倒債,延伸到長期資本公司的危機。

魯賓認為開發中國家避免危機的方式應該是限制資金的流入,而非流出。要有較好的管制與堅實的金融機構,發展信用文化(謹慎地避免過度融資),配合比較開放的資本市場與出口貿易與投資。魯賓認為投資人低估開發中市場的風險是這些危機的成因之ㄧ。安華說:「每一個差勁的借款人背後,都有一個差勁的貸款人。」

魯賓對一般投資人的建議,2000年時他說:「風險溢酬已經降到歷史性低點,大家在好時光裏通常會忘掉紀律。」大家目前盛行短期思考,過度重視每季盈餘,不重視長期成果,越來越失衡。對風險作出決定時,應該根據分析而非直覺,考慮好處與壞處的機率,可以期望值表來來處理,是風險決定最基本的基礎。投資人應該認清自己承擔的風險,股票在十年的投資期間幾乎都由於債券,只有1964到1981是個十七年道瓊指數相同的年份。他自己只根據一家公司長期展望買股票,準備持有很長一段時間,除非展望改變,或價值漲到不合理的水準。另一種方式就是乾脆投資指數型基金。

即使是謹慎有有紀律的投資人,要看出谷底跟看出頭部一樣困難,更重要的是沒有人擅長預測相當短期的市場走勢。投資人應該根據自己對風險、報酬與忍受風險的能力,配置自己的資產。然而,他自己也從來無法完全遵守這種建議,而屈從於自己對短期市場的看法。這也許就是人性。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